郎书阁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楼主: 赢三张

[武侠古典] 本站原创200w字长篇原创!!谁虎传【原创武侠连载】求回复

  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0

主题

30

帖子

455

积分

萌萌菜鸟

积分
455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1-28 21:33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第八章  骑虎难下(下)

  这晚,高俅住进了王府正厅,宝安公主温顺地躺在高俅怀里,问道:“高哥,你说这王诜怎么处理啊?总不能一直在暗牢里关着,可放出来奴家又怕他不安分!”话语间,宝安公主俏眉不展。

  高俅却不以为意道:“娘子别怕,一个小小的王诜还能翻出多大浪来?但凡是人,都得有弱点!帮我想想,王诜最在乎的是什么?”

  “王诜最在乎的是什么……”宝安公主思索了一会儿,突然道:“我想起来了!王诜是个孝子,在他爹娘面前,王诜连大气都不敢喘;而且逢年过节,他都要往老家送上一马车的礼品!”

  高俅笑抚着宝安公主的秀发道:“娘子你可真是我的贤内助!”

  暗牢中,王诜痛定思痛,他想过咬舌自尽,但他要在自尽前,杀了高俅老儿!

  正是这个念头,使王诜在受尽折磨后愈加坚强起来。

  王诜心中早有计较,只要放他出来,他可以虚与委蛇,任其猖狂。而后一旦重新得势,手掌重兵,必先让高俅和他那贱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

  “咣”的一声,牢房门被打开了,迎面走来的正是高俅。

  王诜看向高俅的眼神带着一丝讨好,将yin狠之念深深埋在心底。

  “高大哥,你是我亲哥,快放我出来吧!我何时受过这罪啊我?我保证出来以后再也不干预你和公主的事了。”

  王诜一番话可谓诚恳至极,他将自己伪装成软弱无能、受不得苦难的纨绔子弟,只有他自己清楚他内心是怎样的滔天大恨!

  然而高球没有接话,只是将两件器物放置在王诜面前,便拂袖而去。

  王诜看到那两件器物的一瞬间,目眦欲裂,整个人呆住了!

  左边这一件,是一副蓝田玉手镯,此镯乃是王家传家之宝,故来传女不传男。王诜大婚,老家母见宝安公主有水蛇之相,所以迟迟没有传给她。

  右边那一件,是一杆墨竹雪狼毫,此笔通身以墨竹为干,以雪狼颈发为尖,伴老家父身旁三十余载。

  这两件东西哪是什么器物啊!分明是爹娘的命根子啊!

  两物在旁,爹娘的下落可想而知。

  “爹,娘,儿子不孝啊!”暗牢里撕心裂肺的吼声久久回荡……高俅实在不想放王诜出来,但堂堂驸马就这样失踪下去也不是办法,只好用他爹娘胁迫就范。但高俅心里明白,此一时之计,时间长了必生事端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  王诜出了暗牢那天,高俅亲自相扶,此时的王诜早已蓬头垢面、披头散发、衣着褴褛,与街边乞丐无二般。

  “王老弟啊,你看这外面的阳光如何啊?”高俅笑问道。

  王诜哪有心思看什么太阳,他被刺的紧眯着双眼,但目光不离高俅左右。

  高俅拍了拍王诜的肩膀:“老弟我就跟你明说了吧!我知道你想杀我,但我奉劝你一句:杀我之前最好先把你爹娘找到,你爹娘已被我安排在隐秘住所,一旦我死于前,他们二老将紧跟其后,更何况公主大人也不会饶了你!”

  王诜听后没有言语,但拳头攥得嘣嘣响,内心愤怒可想而知!

  高俅又道:“你且放心,我此番做法只为谋得官位,一旦我能入朝为官,便放你父母、离开王府,此生不再与你纠缠!”

  高俅知道穷寇莫追的道理,欺人也要留有一线生机,鱼死网破并非他想要的结果。

  说完,高俅转身离去。

  走了数十步,却听背后王诜道:“下月初一,端王赵佶开设诗宴,不如随我一同前去,若得端王赏识,官位自然不在话下……”

  (未完待续,下一章:妙笔丹青)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0

主题

30

帖子

455

积分

萌萌菜鸟

积分
455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1-28 21:33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第九章  妙笔丹青

  听到诗宴二字,高俅感觉脑袋都大了几分。要说玩女人,高俅样样精通,可论诗词歌赋,他压根不是这块料啊!

  但他硬着头皮也要去!要知道,当今皇上宋哲宗卧病于榻、命不久矣,然膝下无子。能够继承皇位的只有简王赵似、申王赵佖、和端王赵佶!

  申王赵佖患有目疾,不堪大统,只剩简王、端王二人可一争皇位,若能有幸巴结上端王赵佶,待他继位,自己岂不是飞黄腾达?

  余下几日,高俅闭门不出翻看四书五经、古词今赋,日夜不眠不休,只望临阵磨枪有所收获。

  好在宝安公主识得大体,这几日不曾过来搅扰……初一那天,高俅扮作仆役,随王诜前往端王府。

  入得端王府,只见庭院中央有座凉亭,亭内设有四案,中间一案坐着位中年男子,此男子雍容华贵、气质不凡,想必就是端王赵佶!

  端王左右,坐着两位年迈长者。

  左边那位长者,身材瘦高,锦衣玉绣,额骨高突,面容狭长,颇有久居官位的面相。

  右边那位长者,面容饱满,白须至胸,举手投足间略显仙风道骨,其形其象不乏当代大儒风范。

  见王诜入亭,端王赵佶起身相迎,上来就是一个熊抱:“王兄,数日不见,可真想煞我也!”

  见赵佶与王诜二人如此熟络,高俅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,倘若不以其爹娘相挟,以王诜的地位,杀了自己恐怕犹如碾死一只蚂蚁般轻而易举。

  高俅思量间,王诜已被引入亭内落座,高俅身份低贱,只得站在一旁。

  言语间,高俅识得,左边瘦高长者乃是尚书左丞蔡卞!右边长须老者乃是翰林学士曾布!

  一番寒暄后,赵佶道:“皇兄近日龙体不适,宫内森严,本王数月不曾游戏红尘,无聊至极。母后让本王多向诸位多多学习,便设此诗宴,以诗会友。”

  曾布捻须道:“如此甚好!如此甚好!此非常时期,公子切莫因儿女之情落人口舌,现朝中大臣多有非议,宰相章惇更是口无遮拦,污蔑公子道,‘轻佻不可以君天下’!”

  “章惇这个老匹夫!简直居心叵测!”赵佶气得一拳砸在案上,道:“本王重情重义!即便与人欢好,也从不趁人之危,事后更是予以重金,何来‘轻佻’二字?”

  蔡卞亦道:“公子高风亮节!岂是章惇这等鸡鸣狗盗之辈所能妄论?自古才情不两家,唐有杜牧曾作诗句‘停车做爱枫林晚’,诗仙李白曾写到‘醒时相交欢,醉后各分散’,诗圣杜甫更是在《客至》中提到‘射南射北皆春水’、‘花径不曾缘客扫,蓬门今始为君开。’……此等人伦大道,有何耻哉!”

  赵佶这方展颜,道:“蔡大人果然博古通今,令人敬仰!不如在此yin诗一首,留予本王时时观摩。”

  说着,赵佶身后贴身侍女端来文房四宝置于蔡卞案上。

  蔡卞连连摆手道:“公子,万万不可,万万不可啊!”

  赵佶厉声道:“有何不可?蔡大人方才还满腔豪言‘人伦大道,有何耻哉!’这么一会儿就变卦了?你让本王如何相信你!”

  蔡卞眉头深锁,心中暗道,留下yin诗,便是将身后名放在了端王赵佶手中,倘若赵佶公之于众,他蔡卞肯定会被人贻笑万年!可如若不写,难安赵佶之心啊!毕竟他之前秘密答应过,要助赵佶登上皇位!

  富贵险中求,蔡某今天就赌上这身后之名又有何惧哉!

  想罢,蔡卞毅然决然地提起笔来,高俅赶忙前去碾磨。

  尚书左丞yin诗作对可谓千古难得一见,赵佶、曾布、王诜三人纷纷按捺不住,起身前去观摩。

  蔡卞无奈叹道:“承蒙端王抬爱,本官素来不善yin诗,然少时铸得yin篇一章,诸位见笑了!”

  只见蔡卞拂袖落笔,在宣纸左侧写下两个大字:《湿说》。

  见此二字,曾布嘴角止不住地抽搐,颇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;赵佶、王诜相视一笑,万念尽在不言中……开弓没有回头箭,蔡卞龙蛇走笔,写下了第一段:

  【古之xue者必有湿,湿者,所以入道受精止痛也。人非生而湿之,孰能无痛,痛而不从湿,其为痛也,终无感矣。位其身前,其入道也固入口xue,吾从而湿之;位其身后,其入道也固入庭菊,吾从而湿之。吾湿道也,夫庸知其体之先后位于吾乎?是故无前无后,无老无少,道之所存,湿之所存也。】

  见蔡卞停笔,围观的赵佶、曾布、王诜才敢大口喘气,三人纷纷赞叹。

  王诜赞道:“左丞真乃大才也!少时便得如此佳作,当我辈楷模!”

  曾布叹道:“古之xue者必有湿,湿者,所以入道受精止痛也。单凭此句,左丞自可才名垂于千古!”

  连赵佶也竖起了拇指,不吝赞道:“无前无后,无老无少,道之所存,湿之所存也。此句一语惊醒梦中人!本王受益匪浅啊!”

  三言两语下来,说得蔡卞老脸微红,然而羞臊之中不乏得意之色,继而写道:

  【嗟乎!yin道之不湿也久矣!欲人之无痛也难矣!古之处女,其贞烈者众矣,犹且从湿而交焉;今之熟妇,其yin荡者繁矣,而耻xue于湿。是故处益处,熟益熟,处女之所以破处,熟妇之所以高呼,其皆出于此乎?爱其妻,先湿而入焉,于其身也,则耻xue湿,痛矣。入处女之躯,射于内而欲梅开二度,非吾所谓湿其道解其痛也。二度之不开,痛之不解。或口焉,或手焉,小xue而大遗,吾未见其悲矣。】

  文毕,众人纷纷鼓掌喝彩,赵佶将宣纸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。

  站在一旁的高俅早已瞠目结舌!这他妈就是传说中的诗宴?感情那一车四书五经全他妈白看了!

  诗宴性意正浓之时,蔡卞转手将文房四宝递给了翰林学士曾布,曾布不解道:“这是作何?”

  端王赵佶正欲开口,蔡卞抢先斥道:“休要装疯卖傻!大学士莫不是以为端王请你来此,只是为了让你看老夫笑话的吧?”

  赵佶急忙劝道:“左丞莫要动怒”,接着转身对曾布拜道:“我等对大学士仰慕已久,还望大学士赐下墨宝,好让我等观摩学习!”

  又是行礼、又是各种尊称敬词,赵佶可谓给足了曾布面子;然而此等言语,仿佛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般,腔调中透露着狠辣之意。

  曾布的脸一阵红、一阵白,心中念头百转千回。最终叹出一口长气,瘫坐在地,道:“我写,我写……”

  见曾布哆哆嗦嗦地写下了《劝日》二字,赵佶和王诜又是相视一笑,蔡卞站在曾布身后喜不自禁,嘴都快咧到腮帮子上了,却又不敢发出声来,这场面当真诡异之至!

  曾布也是破罐子破摔了,干脆大笔一挥、一气呵成。只见宣纸上渐渐浮现出一篇yin章:

  【君子曰:“日,不可以已。”

  精,取之与血,而清于血;液,水为之,而稠于水。梅开二度,揉以为伦,其曲中规,虽又高潮,仍复挺者,揉使之然也。故屌受迫则直,鸡受力则立。君子博爱而连御与数女,则惶惶而不得终日矣。

  吾尝终日而慰矣,不如入女之所xue也;吾尝养精千日矣,不如嗑药之持久也。嗑药而交,屌非加长也,而入者远;入xue而出,控非加持也,而交者张。假器械者,无手速也,而泻千里;假油液者,无水出也,而至磨合。君子性非异也,善假于物也。

  鸡吐成山,云雨兴焉;鸡水入渊,龙凤生焉;鸡擅成佛,而神明自得,活该被阉。故不积秋毫,无以成yin毛;不积小流,无以至高潮。扶墙一射,不能湿布,引而不发,功在不舍。锲而不射,素女不合,锲而射之,处女不破。】

  此文一出,晴空之下,似有霹雳声响起。

  围观众人窒息数秒后才缓过来,简直旷古烁今之作啊!

  赵佶摇头晃脑,回味道:“假器械者,无手速也,而泻千里;假油液者,无水出也,而至磨合……不积秋毫,无以成yin毛;不积小流,无以至高潮。扶墙一射,不能湿布,引而不发,功在不舍……此文句句警世之言啊!”

  而高俅就差点儿给跪了,以前总听别人说读书人有学问,这他妈不愧是读书人,不愧是翰林学士啊!

  赵佶手捧宣纸,又向曾布拜道:“先生高才,理当受我一拜!”

  蔡卞和王诜也一起作揖道:“请受我等一拜!”

  唏嘘过后,赵佶又想起了王诜:“对了王兄,你的yin作呢?”

  王诜苦笑道:“王爷若有其他吩咐,微臣自当上刀山、下火海!可这yin作……小的不是这块料啊!”

  然而赵佶却不甘道:“本王也不为难你,来一首打油诗也行!莫要坏了大家兴致。”

  “微臣虽不擅诗赋,不过这带来的家仆倒是有些歪才。”王诜指着高俅道。

  众人纷纷看向高俅……

  (未完待续,下一章:险死还生)

  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0

主题

30

帖子

455

积分

萌萌菜鸟

积分
455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1-28 21:36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赢三张 于 2018-11-28 21:37 编辑

  第十章  险死还生

  在端王和两位重臣的审视之下,高俅头不敢抬、眼不敢睁,心道王诜这个狗杂种居心叵测啊!竟把自己推向了刀尖浪口!

  见高俅久久不前,端王道:“既然是王兄举荐之人,想必有些才华,不妨献出佳作!”

  蔡卞、曾布也随声附和……

  转瞬之间,高俅成了众矢之的,关键问题是,他这地痞流氓,有鸡毛佳作啊?无奈之下,高俅只好“扑通”一下跪在了地上,连连磕头道:“小的才疏学浅、胸无文墨,请王爷恕罪!”

  端王徐徐道:“今日以诗会友,不分高低贵贱,我赵佶最喜结交才学之仕,小兄弟不要紧张,过来坐。”

  高俅听后更是叩头不止,道:“小的真不会啊!”

  “啪”端王一把将桌上茶杯摔掷在地,怒道:“你这贱奴竟敢欺我王兄!为仆不忠天理难容!来人啊!给我拖出去斩了!”

  赵佶这一怒来得毫无征兆,吓得蔡卞、曾布静若寒蝉。

  很快,两个侍卫走了过来,高俅声泪俱下道:“王爷饶命啊!王爷饶命啊……”

  然而赵佶置若罔闻,竟与蔡卞说笑起来。

  王诜也坐在那儿一言不发,气得高俅心底把王诜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。

  高俅被越拖越远,愤怒渐渐变成了恐慌,他知道离开了这个院子,等着自己的只有死路一条。

  他高俅出身低微、多少次以命相争!难道终究逃不过命运的安排?

  不!我不能就这么死了!

  如此死法,太过窝囊!我还要看那大千世界,yin遍世间美人!

  死,也要死在女人肚皮上!

  回过神来,高俅已经被拖到了庭院门口,他感觉死亡就在眼前,但思路反而愈加清醒。

  赵佶为何杀我?他与我往日无怨、今日无仇。

  那么杀鸡,为的是儆猴!

  如何才能脱险?

  赵佶爱才,只有自己献出超越蔡卞、曾布的佳作,方能活命!

  冥冥中,高俅灵光一闪,大喝道:“别杀我!我有yin诗!千载难逢的yin诗啊!”

  此时刽子手的刀已经抬了起来,事关性命,高俅自然是扯着脖子喊。

  亭内曾布听后揶揄道:“还千载难逢!小王都太尉,你这家奴才学不浅啊……”

  而赵佶略做沉思,道:“先别杀他,我倒要听听这千载难逢的yin诗!”

  声毕,赵佶的贴身侍女急忙跑过去喊道:“刀下留人!”

  斩首刀堪堪停在了高俅脖子上,因刀锋锐利,高俅觉得脖子有些痒,想必已被划出了道血痕。

  回到凉亭,高俅跪扑在地,连连叩头:“谢王爷不杀之恩!”

  赵佶笑道:“本王不过是吓唬吓唬你罢了,不然,怎得千古yin诗呢?”

  高俅心道:吓唬你妈了个bi,刚才不喊那一嗓子,老子就真去见阎王爷了!

  “小兄弟快快平身,你这yin诗可是吊足了两位大儒的胃口啊!”

  高俅不敢怠慢,起身道:“此诗名为石灰吟。”

  “千锤万凿出深山,

  烈火焚身若等闲。

  粉骨碎身魂不怕,

  只留清白在人间。”

  朗毕,曾布手捻长须道:“此诗虽为佳作,可与人伦大道无关,更谈不上千载难逢,阁下言重啦!”

  “不然,不然,此诗笔法凝炼,一气呵成,语言质朴自然,不事雕琢。字面上是咏石灰,实际托物言志、托物寄怀,描绘了恢宏荡气的交合情景。”蔡卞一边沉思,一边连连点头道:“难得的是全诗无一粗俗字眼,石灰吟倒过来念正是yin秽诗,说是千古绝诗也不为过!”

  赵佶拍掌连道三声:“好!好!好!”

  “抬起头来,让本王好好端详端详!”

  高俅抬头露出了谄媚的微笑,忽然觉得裤裆发凉,低头一看,原来自己不知何时被吓尿了……“哈哈哈”赵佶指着高俅的裤裆大笑起来,众人也都忍俊不禁。

  赵佶又对王诜道:“这小厮有点儿意思,以后小事儿,王兄便派他来走动!”

  还不等王诜答应,高俅就扑在赵佶脚下连连磕头道:“谢王爷恩典!”

  等出了端王府,高俅额头已经血肉模糊,可眼神却犀利无比,王诜根本不敢与其对视。

  无人处,高俅徒然拔出了王诜的佩剑。

  王诜露出惊恐之情:“你……你要作甚?”

  高俅调转剑刃,把剑柄放在王诜手中,道:“你想杀我,出手便是!”

  王诜不解道:“高哥,我何时有害你之心?我是绞尽脑汁想让你攀附上端王啊!”

  “休要狡辩!今天我最后警告你一遍,要是再敢耍这些小心思,我让你爹娘尸骨无存!”

  王诜听后默不作声……

  “你不敢杀我,我可敢杀你!”高俅拿过佩剑,剑指王诜道:“我问你,你是怎么和端王赵佶勾搭上的?他为什么对你称兄道弟?”

  “赵佶……赵佶他想争皇位,是我帮他献的策……”

  “献的什么策!”高俅一把拽起王诜衣领。

  王诜满脸通红,被勒得几乎喘不过气。

  “太后……太后她久居深宫,身心寂寞,我就……就给了赵佶一副奇yin合欢散……现在赵佶已经得到了太后的支持……”

  高俅听后了然,心道,这人和人真是不能比,我干我娘干进监狱了,他干他娘干成储君了!

  生死之险、嫉妒之恨,令高俅无名起了一股火,回到王府见到宝安公主便是一路高哥猛进,宝安公主yin叫连连……宝安公主的yin叫丝毫不做掩饰,王诜在对面的屋里听得一清二楚。

  气得王诜一拳砸在桌上,暗道:“占人之卧,yin人之妻,此仇不报枉为人!”

  这时老管家叩门进屋,禀报道:“老爷,经查证,二老的确被抓走了!我已派人暗中搜寻,暂无音讯。”

  王诜沉思半晌,道:“我有爹娘,那高俅也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我们拿他家人做交换,谅那狗贼也不敢轻举妄动。”

  老管家急忙劝阻:“万万不可啊!据说那高俅曾jian其生母,欲杀其父,如此伤天害理之人不能以常理揣摩。”

  王诜听后一脸苦色:“是啊!要是真把他爹娘杀了,恐怕倒是遂了他的心思……”

  见老管家愁眉不做声,王诜突然感到一丝心悸!

  老管家的德行,王诜可谓一清二楚,此人办事圆滑谨慎、从无纰漏,但见风使舵也是一把好手!

  此时他还能站在自己身边,无非是对他王诜还有些许信心。

  如果再这样下去,处处被人牵着鼻子走,这颗最后的棋子怕是要落入高俅手中!

  待老管家走后,王诜一夜未眠。清晨起来,镜中的他已是斑白了双鬓,然而双眼之中却充满了斗志。

  这一夜里,王诜想通了种种,自己的处境并非意想中的那般不堪,那高俅也不过是狐假虎威、虚张声势罢了!

  现在唯一的顾及,便是爹娘在那狗贼手中,所以投鼠忌器,不敢轻举妄动。

  若是杀了高俅,爹娘恐遭大难。

  可若是假旁人之手,做了高俅呢?到时候,估计宝安公主不会为了一个死人与自己结下不共戴天之仇。

  因为,人,毕竟不是我杀的!

  虽然此举有着一定风险,但留给王诜的机会不多了,一旦高俅成势,怕是自己这辈子都不能翻身,所以他只能放手一搏!

  诗宴那天,王诜稍做试探,差一点儿就成功了!

  高俅那厮在鬼门关走了一遭,回头来不过是拿了把破剑吓唬吓唬自己,干了那糟妻一晚泄泄恨而已!

  这次不成,还有下次!

  一夜之间,王诜已经想出了万全之策,此计若成,高俅狗贼必定横死当场,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他!

  这以后的日子里,王诜更加低调起来,大小事宜,全都交给高俅与端王交涉。

  高俅逢迎献媚自有一套,很快得到了端王的认可,甚至端王曾许诺过,登基之后封高俅个小官儿做做。

  此时的高俅,俨然成为了端王身边的红人,端王府的下人们看到高俅也要鞠上一躬,可谓一时无两。

  高俅越是得意之时,王诜越是心中暗喜。

  愈加张狂的高俅还不知道,一场生死危机正在悄然而至……

(未完待续)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0

主题

30

帖子

455

积分

萌萌菜鸟

积分
455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1-28 21:44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1-10章原稿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郁闷
    3 天前
  • 签到天数: 2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0

    主题

    3

    帖子

    194

    积分

    萌萌菜鸟

    积分
    194
    发表于 2018-11-30 19:46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文笔可以啊,mark,插只眼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0

    主题

    150

    帖子

    257

    积分

    萌萌菜鸟

    积分
    257
    发表于 2018-12-2 00:29:3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插眼的厉害了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9-5-8 16:04
  • 签到天数: 4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0

    主题

    120

    帖子

    1147

    积分

    注册会员

    Rank: 2

    积分
    1147
    发表于 2018-12-3 10:31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楼主厉害!感谢分享~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奋斗
    昨天 09:35
  • 签到天数: 167 天

    [LV.7]常住居民III

    4

    主题

    4602

    帖子

    10万

    积分

    论坛元老

    Rank: 8Rank: 8

    积分
    104349
    发表于 2018-12-3 10:56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再接再厉啊,写的很细腻,很好看,继续继续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0

    主题

    174

    帖子

    530

    积分

    新手上路

    Rank: 2

    积分
    530
    发表于 2018-12-3 22:47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有点厉害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19-8-25 08:46
  • 签到天数: 22 天

    [LV.4]偶尔看看III

    32

    主题

    184

    帖子

    7万

    积分

    特定至尊牛逼用户

    Rank: 12Rank: 12Rank: 12

    积分
    71966
    发表于 2018-12-4 00:20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牛人啊~!多谢分享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手机版|小黑屋|郎书阁论坛

    GMT+8, 2019-9-21 12:52 , Processed in 0.113067 second(s), 21 queries , Gzip On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    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